星期日

四月十九星座运势

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情 《欢乐颂5》分集全集剧情

《欢乐颂5》分集全集剧情

  • 作者:魅力
  • 2024-03-21
  • 来源: 网络

《欢乐颂5》分集全集剧情

22楼五个姑娘彼此相伴的日子还在继续,更多的困难也接踵而来,还好她们已足够了解彼此,感情也日益深厚,可以互相支撑度过这些难关。

叶蓁蓁醉心科研之余频频受到戴维的家事影响,如何简单生活成了难题,幸好她立场坚定也足够清醒,又有足够爱她的家人,最终解决了这些困难。方芷衡意外收获了一个妹妹,这让她改变很多,逐渐回到生活的正轨上来。朱喆通过多年奋斗积累,完全靠自己在上海站稳了脚跟,也终于突破了事业的瓶颈。

何悯鸿在走了一段弯路后,离开22楼又最终回归,开始学会思考,懂得付出,也明白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余初晖靠外部动力逼自己努力,渐渐走向自觉,稳步上升,摆脱了出身的桎梏。生活给予的考验和馈赠还会一直继续,但有22楼姐妹的支持和陪伴,她们就能勇往直前,一路奔向幸福。

《欢乐颂5》分集全集剧情

第1集

何悯鸿在警察帮助下,连夜乘火车回到上海,回到2202。朱喆与余初晖即使心里不待见她,不欢迎她归来,但也没说什么。朱喆要把琳达的调查告诉何悯鸿,以促她迷途知返,但叶蓁蓁抢先一步谎称是她委托堂哥调查出戚牧第二次婚姻的真相,何悯鸿大受刺激晕倒,叶蓁蓁靠着急救知识让她慢慢清醒。但何悯鸿与22楼其他人严重对峙了起来。叶蓁蓁担心何悯鸿一个人在家出问题,或者有过激行为,就睡在2202小沙发上,还垒起家具堵住何悯鸿卧室的门。何悯鸿上厕所发现门被堵,就和叶蓁蓁闹起来,摔摔打打将家具乱扔。楼下户主受不了,闹上门来。何悯鸿此时吓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叶蓁蓁只得壮起胆子以2203业主身份出面,然后去2203解决,最终和楼下户主协商表示所有的费用她来承担。叶蓁蓁发现何悯鸿偷下楼梯偷听事情磋商过程,却并不出面援助她。至此,叶蓁蓁彻底对何悯鸿失去信心。何悯鸿因为偷听忘带钥匙出门被关在门外,叶蓁蓁当没看见,自己回了2203。

第2集

朱喆担心何悯鸿供出叶蓁蓁,便向何母说明来龙去脉,以及叶蓁蓁为什么将事情背在身上,戚牧春节暴力上门威胁,如何投诉陷害朱喆等。何母进一步了解到22楼众人被何悯鸿几次三番地折腾,听得羞愧之极,也感激之极。朱喆顺势提出,不如把感激化作行动,请何悯鸿搬离2202,何母答应。朱喆带着吃的用的去朱弟宿舍探望,朱弟大骂朱喆现在不供养他是害了他。朱喆对这白眼狼无话可说,走了。方芷衡终于等到周末,周五晚上连夜飞回家,正赶上方母再度大出血抢救失败,方父与她相对痛哭。何父赶来上海准备给何悯鸿搬家,但是一家人讨论后,却约了戚牧见面喝茶。朱喆知道后责问何家人,这种办法会严重连累她。何家人心知有愧,可依然坚持要与戚牧会晤。朱喆逼他们立刻搬出2202,何悯鸿不愿搬,但何父何母没脸再呆下去,强行收拾东西搬离。何悯鸿一见到戚牧,就方寸大乱,将朱喆抛出去,说出了朱喆在背后调查戚牧。被跟踪过来的朱喆听在耳朵里,朱喆当着何家人的面与戚牧针锋相对,戚牧果然接受威胁,处于下风。

第3集

方父、方芷衡回到家,保姆告诉方芷衡方父一直不曾去看新出生的婴儿一眼,方芷衡非常为小妹妹发愁。戚牧一点不客气地将何父报警,证据确凿,何父被拘三天罚500元。何母与何悯鸿吓得成了无头苍蝇,堵在22楼众人必经之路,试图卖惨跪求朱喆逼走戚牧的办法,朱喆不想见这两个人,只好有家难归。余初晖和叶蓁蓁两人泡了一天图书馆,脑子累只想早点休息。因此余初晖迎难而上,指点何母一招,要想从戚牧手中讨还公道,可以回家纠集三姑六婆去戚牧公司闹,逼迫戚牧公司对戚牧采取行动。何家母女如获至宝,但撤退后一想,不对,她们一家做不出这等撒泼打滚的事。朱喆终于可以回家,她进一步向余初晖和叶蓁蓁解释了为什么逼何悯鸿搬离2202,因为她觉得何悯鸿已经走极端,以她的脑袋,很可能就受了戚牧挑拨,在2202做出更惊天动地的事。众人这才恍悟朱喆的深谋远虑,余初晖才明白领导不是那么好做的。另一边,虽然戴维家里的事情千头万绪,但是有叶蓁蓁在他身边,他觉得一切都没那么糟糕。他俩感情完全不受戴父戴母的影响,照旧爱玩爱闹。

第4集

回到22楼,方芷衡跟老成的朱喆讨教,要怎么安排小妹的生活,她实在担心方父不管。她和朱喆说来说去,达成共识,小孩最重要。因此方芷衡决定先观察着,如果方父真的不能尽力,她愿意接手小妹的抚养。她自信地觉得,不过养个小妹而已,又不是改变她的自我。何母一直劝慰何悯鸿朝前看,放下过去的错误,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但何悯鸿整个人显得非常消极,愤世嫉俗,觉得人生无望。何悯鸿在何母的陪伴下去做了人流。何母是希望何悯鸿回老家休息的,但何悯鸿不敢回去,而且她想住回2202,那儿安全。戴父着手转移资产,准备把戴维眼下住的这套上海豪宅过手给戴维,戴维坚持原则不肯要,并表示想要戴父好好对待戴母。戴父没时间说服戴维,索性跟叶父联络,将房子转移到叶父名下,请求叶父等到合适时候将房子转交给戴维,因为他相信叶父不至于昧下区区一套房子,也相信戴维与叶蓁蓁这两个人的感情。这一切戴维都不知情,他找到合适的租房,打算尽快找时间搬走。

第5集

叶蓁蓁已经对何悯鸿寒了心,她虽然拿出椅子毛毯给何悯鸿,但坚决不肯开门放人进门。见此,何悯鸿再布一局,让何母离开,她一个人蹲守22楼,让22楼的所有人都没地儿说理,只能接收她。何悯鸿在22楼过道上驻扎下来,打持久战。余初晖无奈,打电话给何母,威胁要呼叫戚牧,何母才匆匆赶来,想带何悯鸿逃走。但何悯鸿眼见着大家是雷声大雨点小,提出依照合同办事,租房合同还在她手里,她当然还能入住2202。朱喆和余初晖一时被噱住,但方芷衡指出,有微信证明何悯鸿已经事实退租,何悯鸿现在是欺诈。然后何悯鸿又说闹退租的是何母,不是她,不能当作事实退租,指责大家齐心协力陷害她。余初晖忍无可忍,扬言要拨打戚牧手机,见此,何悯鸿与何母赶紧逃走。 叶蓁蓁虽然无比厌恶何悯鸿,却还是很担心这母女俩的身体,偷偷从楼梯间跟下去,看何悯鸿母女俩能不能安然离开。幸好戴维找来,戴维跟何悯鸿母女保持距离地将两人送到大门口打车,叶蓁蓁才放了心。然而,何悯鸿因为叶蓁蓁跟出来,便更加痛恨叶蓁蓁,什么都栽赃给叶蓁蓁,连何母都看不下去,不想理何悯鸿了。

第6集

何悯鸿悄悄回小区找叶蓁蓁。她直接瘫倒在叶蓁蓁和方芷衡面前,却被叶蓁蓁看出她是假摔,就直接电话唤醒何母,让何母过来领人。何悯鸿与前来接她的何母吵了起来,把何母气晕,叶蓁蓁见此只能硬着头皮现身,给何母叫了120。何悯鸿到了医院也晕倒,叶蓁蓁只好陪了一夜,等两人身体状况稳定才离开。即便如此,何悯鸿依然说叶蓁蓁是沽名钓誉。何母对女儿已经绝望。电话里,杨保姆给方芷衡说了家里妹妹和方父的情况,并说了一大堆养育细节,方芷衡继续忧心忡忡。余初晖为了找出自身缺陷,把没经钟鹏浩终审的报告递交李总,果然被李总找出差错。李总指出,余初晖的错误是缺乏实操所致。余初晖便回办公室拆了一只石英闹钟,果然,被钟鹏浩指出拆解顺序不对。她很是懊恼,决定继续手残下去,将这部分工作继续交给钟鹏浩做。

第7集

戚牧在餐厅见到朱喆、余初晖、叶蓁蓁聚餐,他特意走过来恶心她们一把。三女虽然烦何悯鸿,可是见到戚牧对何悯鸿阴魂不散玩跟踪,知道何悯鸿完全不是戚牧对手会受伤害。朱喆便想着解决戚牧烦心的源头——戚母,可能会让戚牧宽心一些放过何悯鸿。她提出叶蓁蓁对上海的特殊养老与护理更熟悉,一串儿说下来,戚牧对她们的态度立马变得和风细雨,也不再提起何悯鸿。何悯鸿将家当都载到欢乐颂小区,又等在22楼坚决要求住回2202。这一回何悯鸿还学乖了,没让方芷衡的摄像头捕捉到,因此22楼其他人都没想到回家会遇见何悯鸿。但这回他们都没跟何悯鸿说理,朱喆劝退最心软的叶蓁蓁,和余初晖一起直接动手将何悯鸿与她的行李都扔出门禁,通知保安请走何悯鸿。何悯鸿又从余初晖这儿得知戚牧跟踪她,被赶出后吓得魂不守舍,她只能找个小旅馆住了。

第8集

方芷衡醒悟后,在公司通过向同事咨询如何养宝宝,正面侧面地将“小妹就是她小妹”钉到周围熟人的脑袋里。但方芷衡也遇到孕产妇的工作能力被怀疑这个问题,她当时第一反应是建议大家把她视作奶爸,她的处境与奶爸并无不同。余初晖三人组的研发经费终于批下来,他们所做的一系列新设计将使公司设备的加工精度得到突破。那么三个人的工作量都得调动起来,谁都不能偷懒。余初晖不仅给陈潮生压工作量,还押着陈潮生深入学习。因此对陈潮生的约束文武齐上,她还偷偷黑了陈潮生的游戏帐户,陈潮生只要打游戏,她立刻能接到通知。陈潮生非常无奈地束手就擒。叶蓁蓁虽然已经不想再拿何悯鸿当朋友,但还是提醒何悯鸿应该向余飞雪学习,靠努力挣自己的生活,挣他人的尊重。何悯鸿虽然大骂叶蓁蓁伪善,但还是向余飞雪请教。余飞雪虽然为了还债一天打两份工很累,但还是一下班后不等回家,就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并不藏私,只是态度一般。何悯鸿一路电话微信地追着余飞雪要问个没完,闹得余飞雪骑电驴回家差点儿出事故。余飞雪立马火大了,接起电话就针锋相对揭了何悯鸿的皮。

第9集

何悯鸿在快餐店看见叶蓁蓁与戚牧说话,便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叶蓁蓁。叶蓁蓁对何悯鸿越发失望,连解释都不愿,随便何悯鸿怎么想去。戚牧想把戚母送去特殊养老院。然而他觉得合适的,要么有门槛,要么床位紧张,于是他便来求助于朱喆。朱喆也没二话,上来就直接跟戚牧谈条件,要求戚牧以后别再招惹何悯鸿。为了戚母的养老,戚牧毫不犹豫地答应。然后戚牧才发现,朱喆早已帮他安排好,而且很适宜。戚牧惊讶之余,觉得朱喆真没必要为了何悯鸿消耗自己积累多年的人情,而且戚牧竟然还真觉得,给予何悯鸿婚姻,已经是他的恩赐。方父将小妹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快递给方芷衡,摆明了将小妹扔给方芷衡的意思。方芷衡问方父要小妹的抚养费,方父说他拿不出那么多,要方芷衡补贴。方芷衡非常生气,可方父就是不肯答应抚养费。父女又不欢而散。

第10集

有朱喆坐镇的房务部,即使朱喆故意没有伸手帮忙,全程都是两个新人主管在操作,可整个大型会议接待下来,全程没有大错。对比之下,前厅黄玉轩亲自上阵,还有王总监全力支援,依然忙得左支右绌。酒店的入住高峰过后,王总监对黄玉轩表达不满,朱喆说她房务部能有今天的井然有序,是因为她长达一年多的规范化培训,意指前厅部如今的乱不能栽在刚接手的黄玉轩头上,黄玉轩很感谢朱喆。朱喆的弟弟找到的工作做了后发觉不对劲,想换,却不懂拿法律做武器跟对方交涉,而是用扣押客人快递以与公司谈判,结果被公司报警指他偷窃。朱弟走投无路,只好向朱喆求救。李其行偷偷快递了一盒日用品给方芷衡,还偷偷看着方芷衡英姿飒爽地一手抱小妹一手拎快递地离开。而方芷衡看着快递箱里那么对她胃口的物品,以为是金宝瑞不肯放手,以这种方式向她提示他的存在。幸好她从零乳糖奶粉里看出这不是金宝瑞的手笔,才放心了一些。

第11集

何悯鸿暂居在小旅馆里,基本上靠牛奶面包度日。她此时开始哀叹生活水准直线下降。但她这回错误地把气撒在方芷衡头上,等醒悟过来她伤的是最凶的方芷衡,何悯鸿悔之晚矣。但方芷衡都没把她当回事,依然蹲守在她建立的22楼群里。反而朱喆、余初晖、叶蓁蓁都退群。于是22楼群里只剩何悯鸿和方芷衡。叶蓁蓁与戴维又恢复到没心没肺的生活,戴维觉得自己有勇气迎接戴母出狱。方芷衡发现方父的情绪在恢复,生活在走回正轨。而她这边则是幸好有杨保姆尽心尽责,还能继续拼命工作。余初晖为了研发,翻阅许多资料,不仅为三人组研发项目的跨专业设计添砖加瓦,也给她为市场部做的产品演示夯实了见闻,金总因此对余初晖重视非常,不仅送上高端手机做奖励,还用他哥哥的音乐会赠票间接替他哥哥道了歉。

第12集

方芷衡拜托戴维把李其行快递来的东西送回去,戴维原先答应了,但接触李其行后,感慨两人都是面临家庭问题,便有些感同身受,不肯再帮方芷衡,叶蓁蓁也支持戴维。酒店总经理总结这次的会务接待工作,赞赏了朱喆坐镇办公室锤炼新人的安排,否定掉前厅的工作。王总监试图将责任推给接任没多久的黄玉轩,朱喆不肯配合,黄玉轩也不答应,总经理更是经验老到,不会上当。何悯鸿得到了自媒体工作室的老板的赞赏,获得了新工作。余初晖终于把陈潮生鼓动起来,两人每天约定看多少文献,交流读后心得。钟鹏浩跟不上,越发感觉他会被组里的其他两个远远抛下,他心中危机感更强烈了。一组三个人,轮流危机了个遍。总经理安排朱喆带队房务部的主管去前厅学习培训,要求朱喆不仅要掌握前厅的工作,还希望朱喆对前厅的工作提出改进意见建议,并尝试进一步有效对接前厅、房务两个部门的工作。总经理的要求,已经超出部门经理涉猎的范围,从此王总监对朱喆有了防备与警惕。

第13集

戴母终于出狱。戴父在同一天出逃。戴维去送他,在机场,即使这对父子过往再有不信任与争执,但因从此一别天涯,两人都捡回了父子感情,依依惜别。因此戴维觉得他爸更可信了点儿。送走戴父,大家要面对刚出狱的戴母时,都觉得戴母要搞事。戴维一早将能透露新工作地址与新租住房子地址的东西都搜出来交给叶蓁蓁保管。但即便如此,戴维已经感觉很难面对戴母,觉得自己会不忍心。果然,戴母与戴维面对面,戴维完全不是对手。在戴母的层层剥皮之下,戴维陷入对戴母的深深内疚。何悯鸿与自媒体工作室签署劳动合同时,群发合同给22楼所有人,希望大家帮她看合同。但当时大家都忙,没人回,何悯鸿只好盲目地签了合同。方芷衡要出差,可她不放心绵绵由杨保姆一个人带着。她只能拜托22楼其他人帮忙照看一下。然而其他人也都有工作要忙,离开上海出差,只有叶蓁蓁暂时没离开上海的计划。见此,杨保姆就自作主张,骗有车的叶蓁蓁捎带绵绵去妇幼保健院建卡与检查身体,叶蓁蓁果然上当。

您可能感兴趣

声明: 本站(《欢乐颂5》分集全集剧情)由"心已亡!"网友提供,仅作为展示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