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廿十星座运势

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情 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

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

  • 作者:霸主
  • 2024-03-13
  • 来源: 网络

最近大火的《爱填满空白》热度也是一直居高不下,小伙伴们也一直在讨论关于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的问题,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解惑吧。

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叫:《Blank》(作家:小鱼Chaoplanoy/เจ้าปลาน้อย)

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

故事讲述Nueng(Faye饰)是一名在祖母的压力和教养下长大的女子,她从不被允许做自己,也不曾遇到真正爱她,或让她感受到自我价值的人。然而,当一名拥有明亮双眸、美丽外表的年轻女孩Anueng(Yoko饰)出现时,Nueng的心终于产生动摇……。但,16岁的年龄差距不是个小数字,社会和传统家庭规范并不接受她们的爱情。究竟,Nueng和Anueng会如何追求幸福呢?

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节选

我的名字是M.L.Sippakorn 或者是 Khun Nueng。

自从离开祖母的宅邸独自生活后,我突然意识到,生活中还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有经历过。

比如,我从未体验过“爱”的情感,直到我遇到了一个对我坚定不移的女孩。

-A-Nueng

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有着美丽的眼睛,每天都来看望我,在我耳边诉说着爱的话语。

有趣的是,每次当人们试图接近我时,通常都会感到沮丧。她可能比其他人更有决心。无论我多么努力地抵抗她,她都不会放弃。

但是我们这段关系并不平凡,因为我发现,我是它们诞生的一个促成因素。

你问我促成了什么?

因为那个女孩的妈妈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有一天,她和她的孩子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也许是惩罚,也许是命运,让这个女孩进入了我的生活,填补了我内心的空白。

在我找到她之前,我的心从未找到过“爱”。

—— 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很大。我16岁那年,你还在妈妈肚子里。

我试图让他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但 A-Nueng 表现得好像这些差距并不重要。

—— 为什么这很重要?

—— 等你20岁的时候,我就36岁了,我们之间的岁数差距就是那么大。

—— 可是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你86岁的时候我就70岁了,所以年龄差异不会成为问题。当你年纪大了或者身体不舒服时,我就可以照顾你。因为我会更年轻,身体状况也更好。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了看这个问题的最小框架,寻找任何可能改变她想法的论点。最后,决定使用最致命的武器,这个方式总能让所有想靠近我的人望而却步。

—— 你配得上我吗?

—— 现在还配不上,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的,我在心底发誓。

前言

婚礼仪式将在一小时后举行。

你不应该这样做,Khun Nueng,我告诉自己。

我快要结婚了,虽然新郎对我很尊重,说话方式也很礼貌得体,但这真的是要和我同床共枕的人吗?我看着他笑了。

“你配得上我吗?”

大自然让我们有机会体验日常生活中的欢乐和悲伤,比如生孩子的幸福,输掉比赛的悲伤,初恋的喜悦,以及因不忠而结束的痛苦。这本应该是一个人应该拥有的正常生活,但我的不一样。

说句实在话,我从没有经历过任何失望或灰心。只因我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正式头衔是“Mong Luang ML”。

尽管这个头衔放到现在并不重要,但它仍然给人一种权力和尊严的象征。

当然,当人们将这些品质归因于我时,我觉得有必要以符合他们期望的方式行事。

出生在贵族家庭就需要遵守与大多数家庭截然不同的守则。行事遵循一切都必须完美。没有什么事情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从小开始,这种教育就已经在我的性格中根深蒂固。

这可能是对我前世所做善事的回报,业力让我变成了一个拥有美丽身体和智慧的女人。因此,我的生活里没有什么值得失望的事情

从来没有。

我祖母从小就向我传达了她的完美主义理想,并铭刻在我的良心上。

“要优秀,要高人一等,要优越。”

直到我惊觉没有任何人能够配得上我。

就在她强迫我结婚的那一天,我对祖母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愤怒。我同意了结婚的交易,但打算突然放弃结婚仪式来羞辱她,只因她忧虑的优越感。

当然,我也伤害了其他人。包括祖母认可的新郎,州长的儿子。

—— 你配得上我吗?

这是唯一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每个向我表白的人都收到了同样的问题,每次他们都沉默了,带着羞辱离开。如果找不到我认为配得上我的人,我就不出门约会。

这就是我,ML Sippakorn。

我跟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保持距离,包括我的家人,就是为了学习如何过自己的生活。

我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没有野心,甚至没有成熟的目标职业,任何的工作都不值得我的关注。现在我凭借之前在艺术和绘画方面的经验,在创造收入来源的同时享受乐趣。

大部分时间我可以收支平衡,有些时候也有超支的时候。和之前住在豪华宫殿的日子不同,那时我一直租住在每个月需要几千泰铢房租的商铺里。

不过,我从未感觉到很痛苦,我无法共情有些人会因为经济问题而试图自杀。

我也想经历一些失望的挫折,但是并没有。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很简单,我希望这些会让我祖母生气。我希望她会被担忧、缺乏控制和深深的沮丧所困扰,任何事情都不会像她想要的那样发生。这些一部分的原因是来自我的妹妹 Khun Song 身上发生的事情。

(附注:在小说粉红理论里,二姐Khun Song因为喜欢女人不被接受而上吊自杀,电视剧粉红理论Khun Song在和女友私奔途中遭遇车祸不治身亡。)

她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受到惩罚。

有什么事是值得让我难过的吗?我这般的折磨自己,我都无法理解。如果不认识悲伤,就无法理解快乐。我也想知道那种幸福的感觉,那种会让我的心脏怦怦直跳,直至胸口疼痛的幸福感觉。

“Nueng阿姨。”

“什么?”

我瞧见一位大概比我小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她的目光温柔地看着我。这可能是她这个月第一百次来看我了。自从我们认识以来,她一直是我的常客,她喜欢靠在我身边,然后饶有兴趣地观察我。

只是,每次她说“我爱你,Nueng阿姨”时,她的声音都让我有点不舒服。

这个女孩可能是我对痛苦概念的第一次启蒙。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A-Nueng”。

这可能是近年来我第一次认真地与祖母以外的任何人保持距离。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的。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最好的朋友向我透露了她的浪漫感情,因为她再也无法忍受看着我在学校和另一个很酷的女孩调情。她担心别人会勾走我,于是扣动了扳机。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她被压垮、被羞辱,最后彻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我在市场中央感到很无聊,很明显没有人愿意付钱让我画一些东西。

也许是因为我有很多空闲时间,但我无法停止思考以前我如此冷漠对待的女孩。

老实说,我很担心她。

她是否像我的朋友一样感到难过?

如果她失踪并对自己做了坏事怎么办?

随着我的思绪旋转得越来越快,我的焦虑也随之增加,我发现很难保持震惊。为什么我刚认识的这个人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  

没有再呆下去的意义了,我开始收拾东西。正当我准备离开时,有人开口说道: “Khun Nueng 是你吗?”

我被一个我熟悉的声音拦住了,我慢慢转过头,想看看那个人是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Chet”

“真的是你”

Chet是我的前未婚夫,由于我之前在婚礼仪式上逃跑,他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每次当我看到他的时候,都忍不住对我过去的行为感到一阵轻微刺痛的内疚。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好奇地问他,市场怎么看也不是适合州长儿子出现的地方。

他现在不仅在看我,还在看的我东西。

“我正在为下次选一次选举竞选。”

“我们在举行选举吗?”我愉快地回答道,但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

“啊,怪不得你出现在这里,好吧,我得走了,再见。”

就在我要离开时,Chet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臂。

“Khun Nueng,你等一下。”

就在我看着他的眼睛时,他放开了我。

“我很抱歉。”

“你还有别的事吗?”

“我只是很高兴又见到你。”

“你很高兴吗?”

我突感一阵不安。

“在我那样对待你之后?你应该让父母找杀手暗杀我。”

听完我说的这句话后,Chet从嘴里发出一声轻笑。

“我一点也不恨你。”

“你还是恨我吧,这样我会感觉好受一点。”

我觉得他现在理应鄙视我,而不是跟我进行这种友好的对话。在我们家人的要求下,婚礼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见过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个体面正派的人,也知道他对我有很强烈的感情。

然而,一个人就是再优秀,也不值得。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真的。事实上,我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另外,请接收一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在猜想那个东西是什么?

“我的名片。”

“原来是你的名片。”

“你认为是什么?”

“一件武器。”

“这是一个笑话,不是吗?”

我扬起眉毛回答他的问题。

“别笑。”我笑着回答。

“很高兴见到你。”

“我比你想象的幸福得多,我想念你。”

“出于礼貌,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现在要走了…直到再次见面。”

“Khun Nueng。”他再次叫住了我。

我转身看向他时,能看到他脸上多么明媚和幸福。

“所以,‘直到再次见面’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很快再见。”他要求确认道。

“大概...”

我还能说什么?不得不说这只是礼貌性的回应。

我离开市场,往自己的家里走着,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笼罩着我。这种恐惧感在我的血管里流淌,我觉得那个女孩不会像她说的那样等我了,我现在必须抵制这种想法的诱惑。

她回家了吗?在我那么严厉地斥责她。

“对不起。”

我在询问公寓的管理员,他现在正在安静地看电视。

“你见过一个女孩吗?笑容灿烂得像没有明天。”

“那么宽泛?”

“我描述的是不是太宽泛了?”

“她笑容很灿烂,就像初升太阳一样。我知道她在哪,她现在跟业主呆在一块。”他指着大楼一侧旁的一张石桌。

A-Nueng和年迈的业主似乎聊得很开心,就好像他们是一辈子的朋友一样。他们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区域,营造出一种欢乐与和平的感觉。

即使在我做了什么之后她仍然在那里……

我对她失言之后的内疚感开始消失。一想到她会离开并做出一些不敢想象的事情,我就感到害怕。

我试图躲在墙角附近,以免被人发现。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女孩立马发现了我,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还高兴地挥手。

“你回来啦,Nueng阿姨。”

当我听到她快乐的声音时,无论我多么想沮丧地呻吟,我都无法否认那填满我胸口的那种小小的安慰感。

“你为什么还出现在这?”

“我离家出走了,我怎么回家?”

“你要离家出走,为什么不去你朋友家。”

“才不要,去朋友家太容易被发现了,我也不想打扰朋友的父母。”

“你觉得打扰我没有问题,对吧?”

尽管少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仍装出惊讶的表情回答道。她试图撅起嘴唇,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吸引力,但我对她的看法没有丝毫改变。

“我为什么要对你小心翼翼,我们那么亲密。”

“什么时候的事?”

“我们很现在很亲密,所以时间不重要。”

女孩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靠在我的肩膀上,紧紧地搂着我的手臂。我心里充满了挫败感,想要尖叫。但我只是站在那儿,任由她想做的事。我真的累了。

“你脸皮为什么那么厚?”

“别人说,如果你在乎脸皮,那就不可能成功。所以我既然想要靠近你,就应该不要脸,我们去你房间吧,是哪一个?”

女孩热切地领我到大楼门口。当然,没有门禁卡她进不去。我就站在那里,抱着双臂看着她,脸上挂着一丝愉悦的微笑。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她想做的事,但她无法大胆地强行关上我的房门。

“阿姨,你怎么还站在那里?快带我去你房间。”

“我可从来没有提过让你去我的房间,我送你回家。”

“我不要回家。”穿着校服的女孩用力跺着脚,挑衅地喊道。

她的双马尾边像小狗的尾巴一样上下摆动。

“你说过我可以留下了。”

“我没那么说过。”

“之前你问我的时候,你说过你会负责人的,国王从不食言。”

“我不是国王,我只是一个艺术家。”

我叹了口气,试图压抑住我内心的愤怒。

为了带她回家,我走到她身边,手里拽着她的项链。

“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你都不知道我家住哪?”

“我当然知道。你住在步兵部旁边的一幢大房子里。新漆的棕色门,灰色的现代风格。”

作为一名建筑系毕业生,我清楚地记得A-Nueng房子的细节。当我跟着她回家时,我对她家的结构感到惊讶。我的思绪在飘远,想着建造它要花多少钱,用了什么材料。我还想到规划房子的布局一定很不容易。

“那?你怎么知道的?”

女孩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我犹豫着要不要回答,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是跟踪我到我家来的吗?”

“你话太多了。”

“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跟着我回家了吗?”

她太兴奋了,放弃了去我房间的计划。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一步一步地跟着我,就像小鸭子跟着妈妈一样。

“你跟着我回家几次了?”

“四次。”

“哇,四次。所以你又要装酷,又要关心我,对吗?如果我们的故事有一个名字,我会叫它《天才艺术家》…!”

“还有那个邋遢的女孩。”

“这可一点都不浪漫…欧巴!”

“我是女人,所以是欧尼。”

“你好赶潮流,真棒。”

我松开了女孩脖子上的手,把手搭在额头上,头部开始隐隐作痛。年龄的差距可能就是她总是滔滔不绝的原因,她好像不需要停下来喘口气一样。我感觉我随时要发疯了。

“你不能安静一会儿吗?你不累吗?”

“我一点也不累,跟你聊天很好玩。”

“家里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吗?”

“…”

一直叽叽喳喳的女孩突然安静下来。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沉默在我身边,这与她一贯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快速地瞄了她一眼,知道我的话刚刚直击了她的敏感点。

这种心情是内疚吗?我?感到内疚?

“怎么了?”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不是你让我闭嘴吗?”

“不要突然这样。”

“怎样?”

“讽刺我?”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到她不再是正常而快乐的自己,我感到很糟糕。在公共汽车站,一个穿着校服的小人站在我旁边一动不动。尴尬的沉默让我无法忍受,我轻轻地推了她的肩膀。

“家里没有可以说话的人?”

“呃…我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可能是因为有年龄代沟。”

“你父母年纪很大吗?”

“不……我不和父母住在一起,”她低声说道。

我对他简短回答感到诧异,我想她更喜欢我多说话而不是安静。

“你父母怎么了?”

“他们不在这边。”

父母都去世了吗?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触碰了一些不该触碰的东西。

“…”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你开始了这个话题就别不说话啊,我也在进入话题中,趁着感觉还没消失我们继续前进吧。”

她什么意思?我挠头困惑,她在等我问她,然后再告诉我更多答案吗?

“那,你现在和谁住在一起?”

我并不好奇,但她想让我知道。

“我和祖母住在一起,她现在60岁了。”

“那幢房子里只有你和你的祖母吗?”

“有四五个人,女佣和其他工人。但我的家人只有她和我。”

“你还离家出走,留下她一个人?你不担心吗?如果她在楼梯上绊倒摔伤怎么办?”

“你不认识我祖母,所以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她对你很严厉吗?”

“嗯。”

“你们吵架了,然后你就逃跑了?”

“嗯…”

这个女孩给我带来了回忆,让我忍不住笑了。A-Nueng有点惊讶地看着我,用肘部碰了碰我。

“有什么好笑的,这很严肃。”

“你别多心,刚刚你让我想起一个相似的人,为什么吵架?”

“因为最近的英语考试。我昨天参加了考试,她看了我的分数,觉得我做得不够好,就打了我。”

“她只是个老妪,打人能有多疼。”我笑得越来越大声。

“你就让她打吧。”但我旁边的女孩皱着眉头。

“我不爱你了。”

公共汽车即将到达我们的车站。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我们谁也没说一句话,但我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看到她的房子。正当她要走的时候,我抓住了她的马尾辫,阻止了她继续走下去。

“很痛,阿姨,”她说,痛苦的表情刻在了她的脸上。

“你太夸张了,我都没用力。”

我笑得很开心,还轻轻踢了她的小腿,女孩蹲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小腿,痛苦地皱起眉头。

“你真是个演员,不要装模作样了,嗯?”

只是当我仔细观察她的腿时,看到上面有许多细细小小的绿色瘀伤,我正打算走近点能看得更清楚时,女孩把腿挪开了。

“我进去了,就像你说的,因为你带我回家所以我回去了。”

“你腿怎么了?”

“我摔倒了。”

“怎么摔的?”

“明天见,阿姨,再见。”

她高兴地挥手告别,这意味着我该回家了。我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从门口消失。当我转过身的时候,一种不安的感觉伴随着我。

这些瘀伤不可能是绊倒或滑倒造成的。

那是用细棍鞭打造成的。

“这部分的音乐为什么弹错了?”

我受到了打击。

“为什么这次考试没有拿到满分?”

我再次受到打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猛地惊醒,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我从床上跳了起来,透过窗户的阳光耀眼的让我眯起了眼睛。即使过了那么多年,我还能记得祖母用拐杖抽打我的痛苦,那份痛苦的仿佛已经铭刻在我的身体和内心里,无法磨灭。

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噩梦,为什么会突然梦见呢?

因为A-Nueng腿上的淤伤,还有她试图用开朗的性格掩饰内心痛苦的模样。

那些伤痕让我想起了过去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也是那些过去造就了现在的我。

不再关心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

我恍然意识到现在的时间比我平常起床的时间要早很多。睡眠就那么被噩梦干扰,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应该起床去给僧人布施吗?又考虑到我身无分文,买不起布施的食物。如果给他们买了饭,估计最后还是会被我自己吃掉。

(附注:泰国布施文化,僧人不做饭,清晨五点外出化缘。)

我真是一个罪人。

我的生活很无聊,每天晚上只需要去市场摆个画摊。因此,我尝试调整自己的生物钟就是为了晚点起床,下午三点起床,而不是上午九点。

不过既然醒了,那就要做一件醒来要做的事。

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当我看着原本应该摆满一排排方便面的架子时,却发现上面已经空荡荡的。连泡面都背叛了我。

看来我又得让自己的钱包开闸放水了。

我冷静了一会儿,离开了家里,去寻找东西来填饱饥饿的肚子。然而,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我停住了脚步。

“Chet。”

“Khun Nueng。”

我给了那个曾经差点成为我丈夫的人一个会意的眼神,这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是故意跟踪我的吧。”我不容置疑地说。

在我把手插进口袋的时候,我听见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巧合一次就够了,你这样让我觉得很不便。”

“我…”

快准狠地撕掉绷带是最好的沟通方式,这是我早些年学到的教训,当时我还缺乏勇气抵抗任何强加在我身上的东西。

我说话的语气很坚定,情绪也很好地藏在脸上,这些已经成为了我的第二天性。无论内心如何动荡,我都能适时的保持微笑,这样就没有人能知道我脑子里到底想些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了,再见。”

“我很想你。”

我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睛,看来他还不肯放弃。

“不过...”

“至少让我请你吃一顿午饭吧。”

“请我吃饭?”

听完这句话,我的嘴角微弯起迷人的笑容,这个提议出现的时机真是太完美了。

“如果你真的很想念我,那就由我来挑个地方吧。”

“好的女士。”

虽然我的公寓在曼谷,但我还是选择了夜功府的一家餐厅吃饭。既然州长的儿子很乐意陪我,那我为什么要为我的自私而道歉呢?之前我在SNS上看到了很多关于那家餐厅的好评,一直想找一天去尝试一下。只是完全没料到,这一天比我预想中的快那么多。

偶尔我会很想念我的祖母,因为她很有钱,可以给我提供美味的食物,这是我跟她住在一起时唯一享受的事情。

Chet完全不自觉自己是被骗到这里来的。

“尽管点你想吃的任何东西。”他看着我说道,眼睛里仍然闪烁着崇拜的光芒,就像多年前一样。

但这不是一个会成为好丈夫或父亲的人的眼神,他仍然不配。

“既然你那么说了。”

“如果你想享用好吃的美食,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来的。”

“如果你想用食物来接近我,那是没有用的。”

“…”

“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像一只小狗吗?”

“啊?”

“你对我应该有愤怒的情绪才对,Chet。”我有些恼怒地说道。

我无视曾经祖母给我灌输的礼仪,徒手剥开蟹壳,用手去挖里面美味的蟹肉。

“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让你和你的家人蒙羞,你家人都不喜欢我吧?”

“是。”

“那你也应该像他们一样讨厌我,对我有敌意。而不是像个盲目爱慕主人的小狗一样,让我怜悯你。”

“你现在更加大胆了,再也没有了矜持。”

“那是我被压迫了,你不知道我每次都在想什么”

祖母一直让我跟他在一起。

“那你怎么看我的?”

“你确定要我说吗?”我轻挑眉毛期待他的反应,确保他真的做好了准备接受我等会要说的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你从婚礼仪式上离开,我并没有觉得生气。”

我笑得太过分以至于差点被食物噎住了,现在我放下手上的螃蟹,专注于接下来的严肃对话。

“我以为你很无能呢。”

“啊?”

“是那种永远听从父母的无能儿,你对父母分配给你的伴侣都没有意见,甚至都没有试图反抗它,就好像没有自己的主见一样。”我说。

我用双手托住下巴,微屈着自己的身子。他静静地听我说话,而我则盯着他。

“我想象过你会成为要和我生孩子,发生性关系的人,必须要依靠你来支撑起家庭支柱,结果你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想法,我同情你,这有点过分。”

我重新拿起盘子里的螃蟹,继续吃饭。

他点了点头,说道:“那我说一句吧。”

“请继续。”

“我并不是无能的人,我能够理解和分析自己的想法,我甚至毕业于牛津大学。”

“学位又不证明有能力。”

“这是对我理解力和教育的证明,重要的是,是我先开口商议关于婚姻的事。”

我耸耸肩,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才认识我。”

“其实我认识你的时间比当时要更久,在我小学的时候,我在你们隔壁的男校上学。”

我第一次听说这些消息,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真的吗?我不知道。”

“因为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你在学校的时候很受欢迎吧?”

我扬了下下巴,把美丽的头发甩在肩上,以此为我的过去感觉骄傲。

“你有点夸张了。”

“我学校的男孩们都是你的崇拜者,运动会的时候,他们会在围栏周围瞎逛,你猜一下那年是谁当的鼓手?”

“我每年都是鼓手。”

“对……你真的太美好了,我一直都仰慕你,却一直都没有勇气和你说话。

“因为觉得不配。”我看着他的眼睛,嘲讽地说道。

“就是这样。”

“所以即使到了婚礼仪式那天,你也觉得自己不配。”

“是的,对于我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配得上。”

“现在呢?”

“…”

“看来你的答案还是一样。”

我笑了笑,继续吃饭。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体验到暴饮暴食的感觉,我想尽可能多地吃东西,因为不知道下一次我的面前有那么多美味食物的是什么时候。你还没吃饱,Nueng!你可以多吃点!我告诉自己。

带他过来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所以下次我可以得到更多的好食物。

“但是现在见面后我的看法发生了改变。我心想'如果是我不够格,那我就从自己身上下功夫'。”

他之前从来没有用过那么严肃的目光看着我,现在他正色地看着我,继续说道。

“无论如何我都会配得上你,我会那么做,然后再次向你求婚。”

“你想怎么做?”

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这种想法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没人能让我有那种感觉。

“我会做任何你要求我做的事,如果你想,我甚至可以飞上月球。”

“你又夸张了。”

“我是认真的。”

他诚恳的模样毁了我吃螃蟹的乐趣,我泄气地看着他说:“如果你当了总理,我会考虑一下。”

“成交。”

“你对自己太过自信了,我看你现在连市长都当选不了。”

“我会像你说的那样成为总理,我保证。”

他充满信心地看着我。

“当我实现的时候,请记得我会来找你。”

“哦,好的,到时整个国家都会尊敬我。”我开玩笑地说。

哪个精神正常的人会为另一个人做这些,真是太荒谬了。

在我们吃完饭后,Chet又给我点了一份虾和螃蟹的外带。我感动得都要哭了,我应该向他求婚。哦,不对,我不应该为了食物嫁给别人,所以我礼貌地接受了。

“谢谢你的礼物。”

我从豪车上下来,看到周围的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奇怪一辆价值1200万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社区。

“Khun Nueng。”

他用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再一次,他对上了我凶狠的目光,迅速地松开了手。

“对不起。”

“还有别的事吗?”

“我可以过来见见你吗?”

“绝对不能。”

那不是我的声音,我和Chet都转头看向那个说话鼻音浓重的人,A-Nueng,她气得脸都皱了,目光危险地看向Chet。

“哈?”Chet抬起肩膀问道:“你们认识吗?”

“…”

“好吧。”

我的沉默应该让他理解了我对他的拒绝,我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

Chet转过身来看向女孩,若有所思。

“你今年几岁啊?”

“我不告诉你…嘿,你为什么看我的胸部。”

那个开朗的女孩伸出双手捂在自己胸口,Chet笑了笑,没有在意她的粗鲁行为。

“我在看你的校服,Khun Nueng,她跟你之前读的是同一个学校吗?我感觉之前看过这个校服。”

A-Nueng惊讶地看着我,问道:“你和我是同一所学校吗?”

“如果你现在不离开,我就会用扫帚打你。”我告诉Chet,为什么我要他现在离开。

“我会离开,我只是好奇……她的脸看着好眼熟。”

“眼熟吗?”

我用眼角的余光打量那个女孩,思考起刚刚Chet的话。说实在的,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这张脸很眼熟,但是她烦人的样子让我自动忽略了这点。

“那我先走了,再见。”

“好的。”

我目送那辆豪车开走,直到看不见为止。站在我旁边的女孩杵了下我的腰,说道:“你看太久了,我嫉妒。”

“怎么什么都让你嫉妒?”

“那家伙是谁啊?”

“你为什么会想知道?”

“我要知道我的竞争对手是谁,没人能偷走你的心,那个人只能是我。”

“如果我想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一定要告诉我。”

“我差点就要和他一起走过长廊的那个人。”

“哇!”

女孩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看上去要崩溃了。然而,她身体倾倒的方式告诉我,她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而已。

我轻叹了口气,拉住她的衣领,让她站起来。

“你很重,别这样靠在我身上。”

“…”

“Nueng。”

起初我以为她在开玩笑,当我注意到她呼吸困难和双手冰冷的时候,我就不确定了。

“Nueng……发生了什么事?你真的要晕倒吗?Nueng!”

突然,她看向我,并对着我吐舌头。

“我的心都要碎了。”

“你假装的?”

“别让我走,阿姨,如果你放开我,我一定会晕倒的。我没有力气了,我病了。”

“你最好打住,不然我会生气的。”

“我爱你阿姨…哎呀。”

我什么也没说,重重地把她摔在地上,她痛苦地呻吟着。我连忙回头看她,内心惊慌失措,但又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

“我的头好痛…”

她轻轻地擦了擦头上用力撞到地板的地方,橙色的液体粘在她的手指上,这让我紧张得心跳加速。

“A-Nueng。”

“我…”

她只能说出这句话,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我光是看着就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紧接着,一名房客跑了出来,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无情的人,竟然无意帮助那个女孩。

“她晕了,你不去帮她吗?”

“她有可能是装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

“什么…?”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对着我指指点点,我无比焦虑,差点不知道自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好吧,我会帮助她。”

我挤过人群,靠近那个女孩,再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转身对着八卦的人群问道:“你们现在满意了吗?”

然而,先做出反应的并不是周围的人,而是我怀里的人。

“我现在很满意。”

A-Nueng用一只眼睛看着我,脸上挂着顽皮的微笑,仿佛她已经赢得了最艰难的战斗。我看着她,缓缓闭上眼睛,情绪无比挫败。

有一天这个女孩一定可以靠演技获得奥斯卡奖。

看在神的份上。

(待更新)

这些就是有关于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这个话题的全文内容了,之后长安人网将会不断更新最新资讯及相关内容,以及深入分析和探讨角色,希望可以和观众们一起参与讨论,非常欢迎大家关注长安人网。

您可能感兴趣

声明: 本站(泰剧《爱填满空白》原著小说介绍)由"百善笑为先"网友提供,仅作为展示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